博文

目前显示的是 二月, 2020的博文

许章润:愤怒的人民已不再恐惧

摘要 如诗人所咏,“我不要温和地走进那个良夜,老年应当在日暮时燃烧咆哮;怒斥,怒斥那光明的消逝。”因而,书生无用,一声长叹,只能执笔为剑,讨公道,求正义。 二月。墨水足够用来痛哭, 大放悲声抒写二月, 一直到轰响的泥泞, 燃起黑色的春天。 ——帕斯捷尔纳克