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显示的是 十二月, 2020的博文显示全部
许章润 | 我家门前探头多

夏秋之际,物华浓盛,小区里新装了几十个探头。探头者,监控摄像头,CCTV也。此为现代产物,部分代替细作的肢体,为细作之技术张本。它们形状各异,大小不一,鬼鬼祟祟,鹰视狼顾。它们横立杆头,危栏送目,风雨无阻,昼夜兼程。它们俯视下界众生,扫描飞禽走兽,虽则默然无声,但却如雷贯耳。大家的吃喝拉撒,每个人的行藏出处,男男女女的来往过从,乃至于莺飞草长、日升月落、凤凰台上忆吹箫,全都在镜头后面那双眼睛的照看之下,而且,是全天候、整体性、巨细无遗的悉心照看。 我…

失败的党 一个体制内人士与北京决裂

2017年10月,中国共产党第十九次代表大会上的中国保安人员 弗雷德·杜福(Fred Dufour)/法新社,盖蒂图片社   By  蔡霞 在习近平2012年上台时,我对中国充满了希望。作为一名培训中共高干的著名党校的教授,我对历史有足够的了解,这让我认识到,中国早已到开放政治体制的时候了。在经历了十多年的停滞之后,中共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改革,而曾暗示具有变革倾向的习近平似乎是领导这场改革的不二人选。